<cite id="6Qaom" ></cite>

<samp id="6Qaom" ><sub id="6Qaom" ><dd id="6Qaom" ></dd></sub></samp>

<del id="6Qaom" ></del>
<ruby id="6Qaom" ><xmp id="6Qaom" ><samp id="6Qaom" ></samp></xmp></ruby>

  1. <small id="6Qaom" ><s id="6Qaom" ></s></small>

    1.                
                     
       
         
       
       
         
       

      65歲擁有六塊腹肌!中國大爺將出征達喀爾拉力賽

      來源:北京賽車平臺

      [下一篇精彩文章]

      如果我問“60歲的你是什么樣”,年輕的你可能會回答“大腹便便”;如果我問“60歲的你是什么樣”,年輕的你可能會回答“跟嬢嬢們一起跳廣場舞”。

      然而,在成都有這么個人,當有的人認為60歲之后就會身材走樣時,65歲的他擁有六塊腹肌;當有的人認為60歲后的生活就只剩下廣場舞時,65歲的他卻正背上行囊,挑戰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一項賽事。

      就在成都,就在下周一,2018年的最后一天,65歲的成都大爺梁鈺祥就將啟程前往秘魯首都利馬,參加有著“世界上最嚴酷和最具冒險精神”之稱的達喀爾拉力賽,他也將成為中國賽車歷史上年齡最大的達喀爾拉力賽參賽選手。

      在中國賽車界,梁鈺祥名氣不小,大家都尊稱他為梁伯或者梁大爺,但當他站在你面前的時候,你第一反應是他只有40多歲的樣子,因此也有網友稱他為“不老車手”。55歲才開始接觸賽車,65歲高齡出征達喀爾,他的身上到底隱藏著什么樣的秘密?

      梁鈺祥。 一咔攝影供圖

      上半場:當知青,當裁縫,當老板

      梁鈺祥是土生土長的成都人。1971年,17歲的梁鈺祥去云南當知青。1979年返城后,25歲的他被安排到父母所在的建設路街道縫紉廠,當了裁縫。

      這位年輕氣盛的小伙子,對于街道縫紉廠里的氛圍,很難接受,“廠里全是些婆婆大娘,整天東家長西家短的,小伙子哪受得了這個?”

      1985年,已經是廠里骨干的梁鈺祥就準備帶著一幫小兄弟出來單干。因為種種原因,直到1990年,他才真正開始創業,在光華村小學對面辦了個小廠,專門做路燈的部件。

      當時因為市場需求量不大,而且庭院燈也并不被社會接受,梁鈺祥的日子很不好過。

      “飯都要吃不起了,一咬牙,1991年跟幾個朋友跑到號稱燈具之都的廣東中山去開廠。當時成都東大街的燈具市場已經逐漸繁榮,我在中山跟周圍的廠家把關系混熟后,可以先從他們那里免費拿貨回成都來賣,賣了再給他們錢,我從中賺差價。因為我的工廠就在那里,他們都很信任我,第一桶金就是這么挖來的。”

      1992年,梁鈺祥的“華體燈飾”在東大街開張,而就在那一年,城市建設進程加快,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和越來越寬廣的馬路給了梁鈺祥新商機,搭上了城市建設這趟快車,走上戶外照明這條道路,梁鈺祥先是在華陽建廠,有了自己的生產線和產品,隨后又遷址雙流西航港經濟開發區,配備完整生產線和銷售、研發團隊。

      2012年,華體正式進入資本市場,更名為四川華體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6月21日,華體照明在上交所上市,成為雙流近16年來第1家主板上市企業。梁鈺祥身家過億。

      梁鈺祥將創造中國車手征戰達喀爾年齡最大紀錄。 受訪者供圖

      下半場:為自己,為家庭,為夢想

      等到事業有成,人生也步入了下半場,梁鈺祥想讓自己接下來的人生能夠過得更精彩一些。

      他年輕時喜歡汽車,最喜歡的就是聽馬達轟鳴和輪胎摩擦路面的聲音,“但那個年代,飯都吃不飽,能看到輛汽車就算好的了,你還想擁有?”

      后來忙事業忙家庭,就算是有愛好也顧不上了。直到生意上了正軌,人也走到了中年,梁鈺祥才有時間精力去重拾自己的愛好。

      從2004年開始,梁鈺祥經常跟朋友一起自駕旅行,多次自駕西藏。2006年,梁鈺祥一家跟朋友一起自駕前往歐洲,行程上萬公里,回來后不久,經不住幾位朋友的“誘惑”,開始接觸越野拉力。

      2008年,他與兒子梁熹搭檔首次參加環塔拉力賽,但是梁鈺祥完全是“玩票”性質,“就連賽車都是隨便收的一臺改過的豐田蘭德酷路澤。”

      年少時的愛好經過發酵,立馬一發不可收拾,此后他每年都會參加國內的重要拉力賽事,2012年梁鈺祥的兒子梁熹跟成都著名車手周遠德搭檔出征達喀爾,梁鈺祥則為車隊開保障車,跑完全程。

      “當時我就在想,反正都是開,我也能參加比賽呀。”

      有意思的是,因為賽車,還避免了父子之間的矛盾,梁鈺祥說:“我們這一代的企業家,都曾面臨一個問題,就是怎么能讓事業更好地傳承下去。我剛把生意交給兒子那幾年,是看這也不順眼,那也不順眼,總覺得他這個決策是錯的,那個決策也是錯的,結果搞得一家人都不高興。2012年的時候我一發狠,管得他的哦,他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我專心訓練和比賽去了。”

      結果這一放手,兩全其美,兒子生意做得風生水起,2017年正式上市,梁鈺祥車技也越來越高,多次取得環塔、大越野等賽事好名次。現在他也開始反省自己:“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打法,自己搞不懂的,就不要去過多干預。”

      水平越來越高,參加達喀爾的念頭在梁鈺祥心中慢慢生根發芽,其間也有過幾次距離參賽很近的經歷,但最終都因為同伴臨時有事而放棄。

      準備了7年之后,梁鈺祥終于就要圓夢了,下周一,12月31日,2018年的最后一天,他將前往秘魯首都利馬,踏上達喀爾之旅。

      為了這次參賽,梁鈺祥準備得非常充分,參賽車型為豐田海拉克斯(Hilux),這款車型已經在達喀爾上久經考驗,梁鈺祥還專門為自己的這臺座駕進行了改造。

      同時,他將整個北京賽車比賽期間的車輛維護和后勤保障工作交給了經驗和技術力量都數一數二的豐田車隊,整個下來花費在300萬~500萬元之間,只為了完成他的目標:平安完賽。

      梁鈺祥的健康身材。 受訪者供圖

      人是命數,生是活法

      新手參加達喀爾拉力賽,往往會因為過于激動而導致意外,2016年,中國一名女車手就在第一賽段剛發車就翻車,還導致13名路人受傷。

      梁鈺祥對此感悟甚深,他可不想犯同樣的錯誤,所以從一開始就在心理上“嚴陣以待”,為了能盡快適應達喀爾拉力賽的難度,今年10月,他還專門前往與秘魯環境相似的摩洛哥,參加達喀爾官方主辦的摩洛哥拉力賽,全程9個賽段,順利完賽,名列第15。

      十來年下來,梁鈺祥在賽車這個愛好上花了多少錢,他自己沒有細算,但上千萬是肯定有的,記者問他,值得嗎?梁鈺祥笑著說:“錢就是拿來花的,到了我這個年齡,怎么去讓生活更加豐富和多彩,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不過他很快露出了商人“精明”的一面,“其實賽車跟做生意是相通的,都是找快與慢之間的平衡點,這些年賽車,帶給我很多感悟,生意發展得太快了,我就會想到是不是該踩一下剎車了。這樣一來,就算哪怕踩對了一次,挽回的損失,都夠我賽車的錢了。”

      除了是車手,梁鈺祥還是網紅,前幾年他拍的一組寫真照被朋友發到網上,網友們驚嘆于他的人魚線和六塊腹肌,給他冠上了“潮人老大爺”的稱號。

      記者問梁鈺祥,是如何保持身材的,他的回答很簡單:少吃多練。梁鈺祥說,其實自己以前身體并不好,年輕時忍饑挨餓,中年創業時社交場上喝了不少酒,“喝得胃都穿孔了”,2006年出去長途自駕游,梁鈺祥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些吃不消了,在朋友的建議下,他開始健身。

      “也沒有什么獨門秘方,就是隔一天去一次健身房,一次練個把小時,想練力量練力量,想練有氧練有氧,只要不把自己弄受傷就行。也不會吃什么健身餐蛋白粉什么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要少吃,尤其是晚飯,七分飽就行了。不過你們這些年輕人可能很難堅持啊,遇到好吃的就收不了口,我像你們這么大的時候一樣的,哈哈。”

      曾經有朋友“勸”梁鈺祥,“一個60多歲的老頭,還是不要這么‘妖艷兒’了?”梁鈺祥對此不以為然。

      “人到了老年,就不能干自己想干的事了?我說這是扯淡,人在任何年齡,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力!每個人的生命長度是既定的,但我們所經歷的生命寬度是未知的,追逐和擁抱生命的寬度,讓自己短短幾十載的光陰更加豐富、飽滿、多姿多彩。”

      在一檔節目中,65歲的梁鈺祥曾說過這樣一番話:“人生二字,人是命數,生是活法,怎么活,我說了算。六和五,只是數字,從今天,梁鈺祥,剛開始。

       
           
       
             

      Copyright 2019

      北京賽車平臺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朝陽路216號

      捕鱼王2客户端